<code id="kk9rq"></code>
<code id="kk9rq"></code>

      <code id="kk9rq"></code>

      <big id="kk9rq"></big>

      1. <strike id="kk9rq"></strike>
      2. <th id="kk9rq"><video id="kk9rq"></video></th>
                 
        精彩專欄
         
        美文欣賞您現在的位置:首頁-精彩專欄-美文欣賞
        英語    讓世界不再陌生    知識    讓人類從此富有

        立夏“耕”

                

          不知是立夏時節缺乏詩情,或是古代文人墨客不事農耕,在眾多的古詩詞中,不乏贊美清明、中秋、重陽等節令之作,贊美立夏的卻枚指可數,即便有幾首,也多是寫景寄情之作,均無立夏農耕之意,比如宋.楊萬里的《小池》“泉眼無聲惜細流,樹陰照水愛晴柔。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頭?!泵鑼懙囊簿褪橇⑾臅r節的池塘優美。而事實上,立夏,是歷法二十四節氣中非常關鍵的節氣,它一般在每年的五月五號或五月六號,自有歷法以來,我國都把這一天作為春歸去、夏來臨、耕將忙的日子。

           我們江山人就特別崇尚立夏,每逢立夏,都要和清明、端午、中秋、重陽等節令一樣,自制一種應時應景的節令小吃,借以傳達某種特定信息和吉祥寓意并以之紀念。

          在廿七都老家的時候,每年立夏日的清晨時分,也就相當于平時做早飯的時間,山村里的婦女們就開始忙碌起來,她們將略略浸泡過的粳米倒入開水鍋里,煮的七八分熟,然后用一種專門用于撈米飯用的竹器“渣兜”將飯胚撈起,平放在鍋邊灶臺,取適量清水沖去飯粒外面的粘稠,等水瀝得干了,遂將飯胚倒入飯甑、瓷盤、團扁等器物里,待其微涼微干,再將飯胚傾入石臼反復搗捶至細膩柔滑的飯團狀起出,沒有石臼的,就直接放在砧板上用雙手反復用力的掿,爾后分塊搓壓成扁圓形的年糕狀,用菜刀分切成飯胚小片,傾入鍋中現成的米湯煮至十分熟,連米湯一起舀入粥盤里,再將早就采集備好的豬肉絲、豆腐干、小竹筍、鮮豌豆、香蒜心、野生菇、腌榨菜等葷素菜混在一起炒熟,起鍋后全數傾入粥盤拌勻,一道細膩柔滑、菜色多樣、味道鮮美的時令小吃就做成了。如果沒有貴重客人來訪或家中雇有師傅,那么,這天的中午就不再另行煮飯炒菜了,主食就是它了。

          江山的立夏小吃有好多種,不同的地域有不同的制作工藝以及不同的形態特征,用上述工藝做出來的小吃,算是最為精致的了,一般只限于峽口以南的廿七都大山區或張村、長臺一帶,像上余、四都等地,大都直接用生米粉放在鍋里和菜勾成糊;也有的地方是先將生米粉搓成珍珠顆粒,然后放在鍋里和菜煮成羹;還有的地方是用糯米、米仁、赤豆、花生、蜜棗等食材混搭在一起,煮成八寶粥,這種粥,大都是甜的。

          雖然在工藝形態上有所不同,但在江山它都有一個共同的名字,叫“立夏耕”。

          也許有人會問,在見諸報端或其它成文的相關資料中,在人們的使用習慣上,多數把這一小吃譯成“立夏羹”,也有“立夏馃”、“飯胚馃”等名詞,怎么會把它譯成動詞“立夏耕”呢?

          如果僅僅從小吃本身的存在形式以及漢語字義層面上去理解,或羹或馃,自然也說不上有什么繆誤之處,但如果從它所代言的特定時令以及江山方言所要表達的特定內涵上作深度理解,這種譯法,似乎多少就有點膚淺感、距離感、牽強感,甚至平庸感,總覺意猶未盡,還不是那么的酣暢淋漓、盡善盡美。

          在我們江南浙西一帶,立夏時節,正是開春第一果枇杷黃熟、早稻插秧之時,所以江山自來就有“枇杷黃,蒔田忙”、“多插立夏秧,谷子收滿倉”之說。而在蒔田前,都要經過犁田、耙田、耖田三道工序,這三道工序在農事層面總稱為“耕”,在中國3000多年的農耕文明史上,“耕”,就含有“治田”、“種田”之意,據說在周朝時代,立夏這天,帝王還要親率文武百官到郊外“迎夏”,并指派朝廷官員分赴各地勉勵督促農民抓緊耕作。

          從這個意義上講,立夏日這天吃這種特定的節令小吃,絕非只為一飽口福,實乃意味深長,它意在提醒人們一年中最重要的的耕田插秧季節到了,警示人們莫忘農時、莫誤農耕、勤勉勞作、以期稻谷滿倉;而在以雜糧為主食、菜肴偏單調的艱辛年代,用如此精美的純白米作主材、用豐富的葷素菜作和料以食,既意在為即將投入耕田插秧的農人添加營養、增強體質;更以此再次強調立夏耕田插秧的無可替代性以及不可須臾延誤性;同時還暗示著稻谷在中國傳統五谷中的最為高貴性;尤為巧妙的是,我們江山直白方言中“耕田”的“耕”與“立夏羹”的“羹”聲韻相同,都讀作“gāng”。所以,把人們在意識上已經接受使用上已經習慣了的“湯羹”的“羹”改譯為“耕田”的“耕”,實乃順天應人、追本溯源的真義正解,這相較于“立夏羹”、“立夏馃”、“飯胚馃”之類的名詞,絕定更加精到、更加深邃、更加鮮活、更富有生命力、更能彰顯江山人勤于農耕的優秀品質、更能詮釋中國源遠流長的農耕文明!

          由此聯想到國外的色拉、比薩、熱狗、料理、三明治、肯德基等食品名稱,它們除了只是給某種食品安上一個虛無空泛的稱謂或貼上一個區別其它的標簽外,其文化內涵、功能寓意、天地人三才合一的哲學含量,又怎能與“立夏耕”這等既樸素而又深刻、既務實而又脫俗的中國食品稱謂相提并論!

          道理就在于,江山的乃至中國的“立夏耕”是有生命的!

         

                                                                                                                                          作者:唐晉楓 

         

        WWW.515NN.COM